顯示第 18433 至 18441 項結果,共 23724 項

本網站資料係外交部典藏 相關資料將陸續更新

Souvenirs du vent qui se lève / 風起的記憶(法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Recuerdos del viento ascendente / 風起的記憶(西班牙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Ingatan Tiupan Angin / 風起的記憶(馬來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Ký ức gió nổi / 風起的記憶(越南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ความทรงจำของลมหวน / 風起的記憶(泰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Memori Angin yang Naik / 風起的記憶(印尼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風の記憶 / 風起的記憶(日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Memories of the Rising Wind / 風起的記憶(英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今年76歲的蔡樹木師傅,撿拾木材角料、製作迷你土角厝模型10多年。60歲退休以後,不再為房子綁鋼筋的他,轉向自己製作縮小版的房子模型。蔡樹木說做模型的原因是因為懷念小時候的回憶,懷念他與父母親戚相處的美好時光。蔡樹木記得每間模型屋代表哪一位親戚、鄰居、甚至已故的親友,憑藉做模型,蔡樹木在他兒時的回憶裡穿梭回想。做模型的材料全是在海邊撿拾的家俱或廢棄木材,有一些比較特殊的房子,蔡樹木便會實際在走訪一次,雖然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,但整體上都會保留建築物的特色與原味。因為思念過去的時光,他從製作第一間古厝開始,慢慢的他已經完成了整個興仁社區,蔡樹木說他認為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做,若有一日離開了,這些模型會何去何從他也不知道,不過至少現在,離鄉的子弟回來時,能憑藉他的模型拼湊出家的輪廓。

Oro incalculable / 千金一刻(西班牙文版)

本影片為「匠人魂」系列影片。職人百工是國家根基,象徵社會百業的朝氣,許多在地職人更是默默創造、累積臺灣優秀的文化創意軟實力。而中華文化總會為紀錄臺灣百工百業生態、文化創意工作,訪尋隱身在巷弄角落的傳統工藝、創新技藝領域中的文創職人,並透過短片展現職人特殊技藝及人生價值。人潮熙來攘往的萬華康定路上,金和貴銀樓嫻靜地隱身在騎樓中,金和貴第三代傳人鐘春忠為臺灣唯一留有手工雕刻金飾技能的師傅。鐘師傅翻閱爺爺留下來的雕刻文獻感嘆道「現在已經沒有這種東西、這種做法了」,早期手工複製金品的方法,是以錫模為製模的器具,把金片放在錫模中捶打拓印,再以手工精修。鐘師傅說他從小就看著爺爺及父親打金子,那時的景氣很好,很多人有閒錢都會來購買金飾,鐘師傅也說手工金飾與鑄模金飾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扎實感,只要是他們手工製作的金飾他一眼就認的出來。鐘師傅表示現在沒有人要學這項技術了,材料昂貴,每個步驟都必須小心翼翼不容許出錯,敲下的材料也必須仔細的回收。鐘師傅認為金子最重要的就是記憶、回憶,他不希望手工金飾這項技能,這個回憶消失,金和貴銀樓在艋舺以經營100年了,他若放棄,他們的字號也就消失了,所以就算賺得少他也要撐下去,鐘師父說他在製作手工金飾時非常開心,就算一整天不出門,待在店裡打金飾也能自得其樂。